您的位置:主页 > 渭南 > 地块 >

【赤子文苑】漫谈元宵 kagdgvil

 2020-01-14 17:34 blog 字号:放大 正常
  文/贾增妍 夏历正月十五日,是中国的传统节日元宵节。元宵节古称上元节,因是开年的第一个月圆之夜,又称元夜、元夕。“宵”“夜”“夕”都是夜晚之意,说明这一天的节日勾当主要在晚间举行。 因元宵之夜要张灯、观灯,所以元宵节又称灯节。张灯之俗始于东汉,其时释教西来,汉明帝感于佛法,敕令正月十五佛祖神变之日在宫中和寺院燃灯礼佛,以示佛法大明。今后,元宵放灯的习俗就由宫廷传播到民间。南北朝时,元宵张灯已成民风,梁简文帝《列灯赋》描写了其时的景象:“南油俱满,西漆争燃。苏征安眠,蜡出龙川。斜晖交映,倒影澄鲜。” 唐代过元宵节时,从皇宫到民间到处挂灯,形成盛况空前的灯市。京城“作灯轮高二十丈,衣以锦绮,饰以金银,燃五万盏灯,簇之为花树”。诗歌中也有不少这样的描绘,“火树银花合,星桥铁锁开。暗尘随马去,明月逐人来。游妓皆秾李,行歌尽落梅。金吾不禁夜,玉漏莫相催”(苏味道《正月十五日夜》),明灯照耀,远望有如天上的星河。灯影月光下游人如织,浓妆艳抹的歌妓边走边唱着《梅花落》的曲调,车马喧阗和歌声笑语汇成一片。“玉漏铜壶且莫催,铁关金锁彻明开。谁家见月能闲坐,那边闻灯不看来”(崔液《上元夜》),诗人没有正面描写元宵盛况,却从游人但愿元宵之夜不要仓促已往入手,渲染了欢喜热烈的氛围。 观灯之俗在宋代最为盛行,据《武林往事》载,元宵之夜,南宋国都临安处处扎制高峻的彩山,称为鳌山,上悬万盏华灯,舞队竞相演出,还有“击丸、蹴踘、踏索、上竿、杂剧、筑球”等多种娱乐勾当。“灯火家家有,笙歌到处楼”,以至人潮拥挤时多有随身饰物遗失,周密《武林往事》就有“至夜阑则有持小灯照路拾遗者,谓之‘扫街’,遗钿堕珥,往往得之”的记录。 元宵节不单是观灯赏月的好时节,也给爱情的青年男女提供了杰出机会。“去年元夜时,花市灯如昼。月上柳梢头,人约黄昏后。本年元夜时,月与灯依旧;不见去年人,泪满春衫袖”(欧阳修《生查子》),抒写了对恋人的忖量之苦,表达了物是人非、旧情难续的感伤。“蛾儿雪柳黄金缕,笑语盈盈暗香处。众里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顾,那人却在,灯火阑珊处”(辛弃疾《青玉案》),盛装的游女们说笑着纷纷脱离,却没有意中关切之人,突然在一角残灯处瞥见了还未回去的意中人,幸福的感受油然而生。 元宵节的节日勾当除了观灯外,另有耍龙灯、猜谜语、吃元宵等习俗。 耍龙灯的习俗始于汉朝,也叫“舞龙”“龙灯舞”。耍龙灯发源于先民对龙的迷信,昔人用舞龙祷告龙的保佑,以求得风调雨顺,五谷丰登。龙灯用草、竹、木纸、布等扎制而成,也有用竹篾编成圆筒、内燃蜡烛或油灯的火龙。吴自牧《梦梁录》载,京城临安元宵之夜“草缚成龙,用青幕遮草上,密置灯烛万盏,望之蜿蜒如双龙之状”。词人辛弃疾在《青玉案》中也做了出色的描写,“春风夜放花千树,更吹落,花如雨。宝马雕车香满路。风箫声动,玉壶光转,一夜鱼龙舞”。地上灯花闪烁,空中烟火璀璨,在门庭若市的人流中,民间艺人们舞动着龙灯,载歌载舞,好不富贵热闹。龙灯的节数以单数为吉祥,多见九节龙、十一节龙、十三节龙。颠末民间艺人不停加工,此刻“耍龙灯”已成长成为一种形式完美、具有相当演出技巧和带有浪漫主义色彩的民间舞蹈艺术。 谜语在春秋时被称为“廋辞”“廋语”,其时说客们常隐本意而借他语到达劝说的目的。到汉代蔡邕的“曹娥碑题辞”,魏国曹操的“盒字谜”,南北朝鲍照“井字谜”,已初具谜语形式,并呈现了“谜语”一词,“自魏代以来,颇非俳优,而君子嘲隐,化为谜语”(刘勰《文心雕龙》)。北宋时灯谜之词正式呈现,元宵节时,人们将诗句制成谜语悬挂在灯上,称为商灯、商谜。《武林往事》说:“有以绢灯翦写词,时寓耻笑,乃画人物,藏头隐语及旧京诨语。”因答案不易猜中,如射虎之难,因而灯谜又称“灯虎”,猜灯谜又叫“射灯虎”“打虎”,猜谜时说“打一物”即由此转化而来。 明清时,猜灯谜勾当极为风行。乾隆帝元宵节在文华殿赏灯,大学士纪晓岚制一副春联灯谜:“黑不是,白不是,红黄更不是,和狐狼猫狗好像,既非家畜,又非野兽;诗也有,词也有,论语上也有,对工具南北恍惚,虽为短品,却是妙文。”答案上联是“猜”,下联是“谜”。纪晓岚操纵汉字象形表意的特点制此佳谜,受到乾隆歌颂。猜灯谜的习俗也大量地反应在文学作品中,《镜花缘》(李汝珍)、《红楼梦》(曹雪芹)中都有多处猜灯谜勾当的描写。“猴子身轻站树梢”,是《红楼梦》第22回中贾母出的谜语,答案是荔枝,谐音“离枝”,表示了贾府“树倒猢狲散”的了局。 吃元宵的习俗始于唐代。唐朝郑望之《膳夫录》,“汴中节食,上元油锤”,油锤雷同儿女的炸元宵。南宋呈现的“乳圆子”是汤圆的前身,明朝时才有了“元宵”的称号。刘若愚《酌中志》记录了元宵的作法:“其制法,用糯米细面,内用核桃仁、白糖、玫瑰为馅,洒水滚成,如核桃大,即江南所称汤圆也。”“桂花香馅裹胡桃,江米如珠井水淘。见说马家滴粉好,试灯风里卖元宵”(《上元竹枝词》),老北京不仅有元宵节吃汤圆的习俗,并且其时还呈现了以出售元宵著称的字号。“今夕是何夕,团圆事事同”(周必大《元宵煮浮圆子》),岂论叫“浮圆子”,还是叫“汤团”“汤圆”“水圆”,都象征了全家人团圆完满,寄托了人们对优美糊口的憧憬。正如台湾民歌《卖汤圆》中唱的,“一碗汤圆满又满,吃了汤圆好团圆”。 跟着时间的推移,不少处所节庆时还增加了拔河、耍龙灯、耍狮子、踩高跷、划旱船扭秧歌、打太平鼓等娱乐项目,元宵节的勾当越来越富厚多彩。(作者单元:河北辛集中学)
 
返回顶部】【打印】【关闭
返回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