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主页 > 江西 > 漳州 >

保洁员的血泪诉求 BKLB

 2020-01-12 21:15 tianya 字号:放大 正常
 

本文原标题:保洁员的血泪诉求

本网今日讯 合肥劲旅集团自2018年进入安徽涡阳以来,就带着强硬的态度给各乡镇以及保洁员施压,之前一直按照县委政府的文件合理安排,农村保洁员都是每个保洁员服务一个村庄,并且不能高于三百人。这样的安排深得民心,解决了部分农村贫困人员就业问题,也是一个保洁员所能承担的工作范围之内。自从劲旅集团入住以来,要求每个保洁员服务700居民,工资800元每月,并且每个月有60元的补助费用(劳务工具,电瓶车的简单维修费等),保洁员由原来一个村一个,现在都是两个村一个,甚至很多都是三个村一个保洁员,要求保洁员一天必须工作八个小时,我们保洁员都是工作十个小时左右,严重超负荷工作,致使已经出现很多例保洁员过度劳累,诱发疾病死亡事件。但是我们保洁员还是需要这份工作,因为我们都是农村贫困人员,并且年龄偏大,不能外出工作,他们需要这一个月几百块钱改变我们的生活。每个保洁员签订合同时候都要强制签订个人身体健康承诺书,承诺自己身体没有任何疾病,很多保洁员都不知道自己签订的是什么,劲旅公司以此来逃脱责任。公司没为任何一个保洁员购买过职工的基本保险,也有人问过公司领导人,他们的回答是跟县政府签订的合同都没有那些东西,公司领导邹桂生 陈传义态度都是非常嚣张,他们说不怕任何人反应问题,就是县领导见到他们都要给面子,后来陈传义亲口说的,邹桂生安排的,每次跟县领导吃饭都要拍照片留作证据,他手机里面有很多类似照片,乡镇领导只要去吃饭的,他们都有照片,并且他们跟领导打牌都是一夜,每次都输好几万,就是变相送礼,知道这些,才知道他们那么嚣张的原因。陈传义还说现在某位领导给他们安排了一个叫贾某的人,去公司上班目的就是给他们解决问题,平时不用去上班,有事了出面去处理,听说此人在纪委上班,是受过处理的人,社会关系非常好,由于他的工作关系,各乡镇领导没有人敢不给面子的。在涡阳没有他摆不平的事,此人就是县里某个领导给他们安排的保护伞。有了此人,公司领导更嚣张。九月底邹桂生醉驾被查,当时就扬言是跟县领导一起喝酒的,并且也给一起吃饭的领导打电话了,现在不知道这个事情是怎么处理的,听说领导都给他安排好了。  ???? 虽然现在环境有所改变,但是跟政府投资的还是不成正比的,一部分垃圾还是被掩埋至村外,他们也只是垃圾搬运工,垃圾填埋,危害的是我们的子孙后代。  ??? 无论他们的保护伞多大,我们只希望还没有被他们同化的领导看到后,给我们解决如下几个问题;  1.工资给我们调整到安徽省最低工资标准1180元,并且补助之前一年所欠。  2.按照县委之前文件,恢复到一个保洁员服务300人,并且保证一个村有一个保洁员。  3.每个月的60元补助费用发给我们,并且补助之前一年所欠,  4.立即清理被劲旅集团清运至村外以及掩埋的垃圾,还我们一个真正的清洁环境。  5.严格按照劳动法给我们签订劳动合同,职工基本保险给我们购买。  6.公布劲旅集团跟县政府签订的合同,接受我们的监督。  7.请县委有关部门严格按照合同处罚条例对劲旅公司进行处罚。  8.请劳动局严肃查处劲旅公司违反劳动法的行为。  9.劲旅公司作为涡阳县知名企业,负责人醉驾事件请从严处理。调查那天打电话的保护伞是谁?

 
返回顶部】【打印】【关闭
返回首页